余落轩

主吃南北/龙墨/言柯/华夏/星战,除南北cp洁癖外其他均可接受

【南北组】嗷!狐妖驾到(完)

十八章

仅仅是一瞬,乐正绫的眼眸又回归了深不见底的漆黑,且杀意更甚.

一道黑白色的身影挡到了乐正绫身前,乐正绫见状皱起了眉头.

“让开.”

“绫绫,你…”

“我让你让开.”

“小绫,你听我说…”

“我叫你让开啊!”

“乐正绫!”

伴随着怒吼的,是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乐正绫感到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感.

乐正绫不可置信的捂住脸,颤抖着看向乐正龙牙.

“…你打我?”

“是,我打你,因为我是你哥!”

乐正龙牙一步上前,揪住乐正绫的衣领,第一次如此咬牙切齿的对自己的妹妹.

“乐正绫!你给我冷静一点!天依它还没有死!”

瞬间,乐正绫的表情就怔住了,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天依她…没有死?!”

乐正龙牙几近嘶吼的喊出了声,

“对!所以快救她,趁还来得及!”

“可她不是已经…”

没了气息.

乐正绫的话语还未说出口,就被已经快要抓狂的乐正龙牙一把抢去了怀中的狐狸,又被后面不知何时冒出来的墨清弦一记手刀给砍晕了.

啊…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这是乐正绫在晕倒前,想的最后一句话.

后来发生的事,她就不知道了.

再醒来时,引入眼席的,便是一只灰毛.

乐正绫动动干涩的嘴唇,勾起一丝微笑.

“天依,娘子.”

回答她的,是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

“嗯,相公,我在.”

乐正绫吃力的撑起身子,将洛天依拥入怀中.

这次,再也不要分开了.

恢复了情绪,乐正绫开始疑惑起整件事情的起末.

面带微笑的乐正龙牙走进病房,解释清了一切.

千年前,人类其实就已经有了要与妖族和平共处的理念,首先发起的便是乐正一氏与狐妖皇族的联姻,分别由当时乐正一族族长与狐妖公主的结合以及狐妖皇迎娶一位乐正氏的女子开始.

本来一切都很好,人类世界与妖族眼看就可以融合,然而总有那么几个老顽固,就像洛天依的奶奶,当时狐妖皇的母亲,也是当时狐族长老.

她拒绝承认两族联姻和洛天依的存在,秘密策划了一次刺杀,杀死了当时的乐正族长,并将当时已有身孕的狐族公主接回了狐族.

这下惹恼了乐正一氏,联合几个赫赫有名的阴阳师家族,对狐妖一族宣战.

那一年,洛天依三岁.

战争的最后是两败俱伤,乐正一氏虽夺回了自家的血脉却死伤惨重,狐妖一族更是死的死,逃的逃.

“再加上五十年前的那场巨变,让原本就大不如前的狐妖一族地位一落千丈,于是他们便理所应当的将错推到了乐正家身上.”

乐正龙牙润了润嗓子,正准备再开口,却被洛天依抢了先.

“其实,我在十年前就醒了.奶…长老她,训练我的魅惑之术,目的是要诱惑你,让乐正氏彻底无后.可谁知我竟真的对相公你动了情,于是长老就抹去了你的记忆,让我回去受罚.当然我毕竟是她的亲孙女,她是不可能对我下杀手的,所以当时我只是进入了一种假死状态.当时要攻向你的,也只是消除记忆的法术罢了.

乐正绫眨眨眼,又道,

“这么说来…我身体上的变异和天依的容貌不变也和血脉有关喽?说来哥你是怎么知道天依当时是进入假死态的啊?”

乐正龙牙不置可否,继续微笑着说,

“是的,其实那之后每个乐正族人都会有这种状况,当情绪特别激动时会有强大的力量,但情绪也会一发不可收拾.至于第二个问题嘛…”

乐正龙牙一闪身,又进来一个人,正是他们的老爹,乐正戊.

“其实是因为当时的狐族公主留给乐正一族一样东西,是关于她们狐族的各种法术的介绍,所以爹才能认出来,让我去救你.”

乐正绫诡异的看向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出现过的爹,心里长抒了口气,想着终于不用再打工的时候,她爹开口了.

“龙牙,小绫啊,其实,这只是我的一个投影而已.我人不在这.所以,你们还是自力更生吧.”

说完,他就消失了.

留下满头黑线的众人.

“啊,说来我们家的破产…”

“哦,那倒真是爹的错,他在谈生意时添错了价位…”

“…………”

我还能怎么办?!有这么一个爹我也很绝望啊?!!

那一刻,乐正绫内心如是说.

三年后

“乐正龙牙,你愿意娶墨清弦为妻吗?”

“我愿意!”

“墨清弦,你愿意嫁乐正龙牙为夫吗?”

“我愿意!”

“好的,让我们祝福这对新人!”

台上,一紫一黑白的两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台下,一棕一灰两人感动的热泪盈眶.

“不容易啊不容易啊,清弦姐她终于抱得…呸,是我哥他终于抱得美人归了啊哈哈.”

“嗯,虽然婚礼钻戒什么的钱都是清弦姐出的…”

“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嘛,话说天依,你打算,什么时候与相公我成亲呢?”

洛天依望着近在咫尺的红色眸子,好看的绿色眼睛迷成了一条缝.

她凑上乐正绫的耳畔,用极低的声音说了句,

“今夜,相公你,意下如何?”

-end.

完结感言(也就是废话

我的妈我竟然真的完结这个系列啦哈哈哈哈哈哈!!!

身为一名拖延症晚期这真是个奇迹!!!

顺便放心吧不会有车番外的(和善的微笑

ps.最后在乐正兄妹的不懈努力下乐正集团终于恢复了财力.

话说好像要到50粉了呢(还早啊你,有没有要点梗的小伙伴啊?(并不知道能不能码出来…

【南北组】糖果(万圣节文)

一年一度的万圣节是对某些人来说的盛典,例如洛某.

“啊啊啊我的天哪这个口味好好吃那个也不错妈啊居然连冰淇淋味都有吗我不是在做梦吧什么这里居然还卖芥末西瓜味这家店真是太厉害了!!!”

而与之相对的,自然也会有些人痛不欲生,例如乐正某.

“我是不是脑抽为什么要介绍给天依这家糖果店我一点都不喜欢吃糖啊…”

以上,是跟班拎包外加咸党的乐正大小姐的碎碎念.

为洛天依新丢到收银台上的一罐糖果买过单之后,乐正绫终于下定决心,拉住又要冲向糖果区的洛天依道:

“天依啊…我们今天来不是为了开化妆舞会的吗…”

“啊!对不起…完全…忘了…”




“所以这就是你对你们迟到了一个小时的问题的解释?”

无论是乐正龙牙脑门上跳起的青筋还是他此时说话的语气,都无疑表露了他愤怒的心情.

乐正绫汗颜,谁让她在迟到的同时还带着所有人的门票,让这一行人在寒风中吹了一个小时.

“好了好了,人来了就好,快走吧!”

最后还是好脾气的言和来打了圆场,乐正龙牙见状也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朝更衣室走去.

乐正绫此时才松了口气,揉揉旁边因自责而瑟瑟发抖的洛天依,轻声安慰了几句才拉着她进了更衣室.

果然万圣节什么的,真的不适合自己…




“那个…谁能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狼人…会骑扫帚呢?”

“哎呀反正狼人很萌就可以啦这些细节就不要在意啦~”

此时满头黑线的乐正绫还没来得及吐槽细节决定成败,负责服装的墨清弦就一溜烟跑去寻求乐正龙牙的庇护了.

拿着不知道该放哪的扫帚,乐正绫觉得自己的周围真是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都那么会给自己找麻烦.

“阿绫阿绫!我换好了!”

乐正绫一转身,刚巧和冲出来的洛天依撞了个满怀.

“我猜猜…这服装…难道是女巫吗?”

“唉~阿绫你怎么猜到的啊?”

蒙的.

居然真的有人会做出蓝色帽子配黑色外衣这种服装啊…

那个家伙是怎么当上服装设计师的啊…

瞥了一眼此时正与乐正龙牙欢快地跳着舞的墨清弦,乐正绫默默打定主意回家就告诉她哥他女朋友其实是个一点艺术细胞都没有的搭配白痴.

嗯看看能不能拆散这对情侣党.

“阿绫.”

“嗯?”

正沉浸于自己单身狗的幻想之中的乐正绫被洛天依的喊声叫会了神,本能性的应了声之后才后知后觉的看向洛天依,谁知道人家根本就没在看她.

“怎么了天依?”

“那个…你不冷吗?”

乐正绫低头看看自己的服饰,确实,全身上下只穿了两件带毛的抹胸和热裤,不过里面开着暖气也就无所谓了.

“不冷啊,干嘛?”

“…没什么.”

洛天依依然是把头别过去的状态,乐正绫好奇的凑过去,却被面色潮红到耳根的洛天依吓了一跳.

“怎么啦天依?你没事吧?”

“笨蛋阿绫!快走开啦!”

说完洛天依就蹬蹬蹬跑向门口了.

留下不明所以的乐正绫.

她刚刚难道是害怕了吗?

唉真好玩!

想着再去吓吓洛天依的乐正绫便也蹑手蹑脚地走向门口,一下跳到了靠在墙边的洛天依身旁.

“哇呜~”

“…”

没有想象中的尖叫,取而代之的是红到快要滴血的脸色.

“你你你你你你…”

“我怎么了?”

“你这个大白痴!”

乐正绫被吓了一跳,没想到洛天依居然还没完.

“你穿这么少让我很难办啊!谁让你穿这么少啦!你不知道自己有多诱人吗!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吗!我不允许你穿这么少!因为我会犯罪的!”

“…唉?”

乐正绫感觉自己的脑神经要打结了,所以只提取了重要的信息.

天依喜欢我?

我太诱人了?

终于反应过来的乐正绫同学脸也变得像苹果一样了.

还是洛天依先打破了沉默.

“所…所以你的答复呢?”

“什么答复?”

“告白的答复啊!”

“…好?”

对着一脸“要是你不答应我就死给你看”表情的洛天依,有点懵的乐正绫也只能说声好了.

躲在一旁目睹了全过程的某四人看到这一幕会心的笑了.

“清弦干的好!给你记一功!”

“唉嘿不过也就是把绫绫的衣服改的暴露一点顺便再在她换衣服的时候给天依灌几口酒而已嘛没什么啦.”

“如果不是我们的话还不知道这两个要拖的什么时候才告白…”

“看来以后她们发喜糖的时候一定要叫上我们啊!嗯!”

“摩柯你想的有点远…”

正扶着洛天依的乐正绫头上落下几道黑线.

真当我耳聋是吗?

算了不管了.

反正已经收到了最好的糖果.

end.

万圣的鱼,发的好像晚了点,设定就是南北组友人以上恋人拖了几年了还未满,以及HE真的好难结尾…

【南北组】嗷!狐妖驾到(十三)


第十三章

一大早,某只懒狐就被乐正绫叫醒了.

“天依天依,醒醒,今天说好要去游乐园玩的.”

洛天依持续将自己裹在被子里,用行动表示了自己不想起来的意愿.

跟徵羽摩柯软磨硬泡才争取来的休假日怎么可能就这样浪费掉,乐正绫自是不由分说的将洛懒狐从被子里拽了出来.

看看太阳已是九十点钟,为了完美利用门票,乐正绫决定破天荒的坐一回公交车.

本来还想让洛天依变回原形蹭个门票的乐正绫在发现带宠物罚款后打消了这个主意,结果就是游乐园门口的售票员诡异的看着她们俩出示了情侣票导致乐正绫想揍他一顿.

玩的正嗨的俩人丝毫没有发现后方跟着的墨清弦以及被她强拉过来的乐正龙牙.

“这个小兔崽子,居然偷拿了我的门票跑来跟自己女朋友玩…”

“喂喂喂,不要连带着把我也骂上啊…”

墨清弦白了乐正龙牙一眼.

“唉说到这个,她的女朋友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嘛,一言难尽啊…”

此时的乐正绫和洛天依自然是没有注意到后面鬼鬼祟祟的俩人,一会海盗船一会旋转木马,正嗨到爆.

“相公相公,这个是什么啊?”

洛天依指着阴森森的鬼屋大门好奇的问.

乐正绫打了个哆嗦,她乐正绫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鬼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但她在洛天依的强拉硬拽下还是被拖进了鬼屋.

“天天天天……天依,别别别……别怕,有有……有我在!”

天依扭头看向自己身旁全身都在颤抖的乐正绫,握紧她的手.

“相公别怕,有天依在呢.”

乐正绫现在觉得自己可以钻到地底去了.

自己居然在鬼屋躲在自己娘子身后,还一路闭着眼,最后还是洛天依牵着自己的手才走出来的.

为了挽回自己的尊严,乐正绫决定带着洛天依去玩玩过山车.

“啊啊啊啊啊!”

结果就是乐正绫再一次被吓到大叫且腿软,而洛天依则兴奋的要再坐一次.

转眼就到了快闭园的时间,整个园中她们没玩的就只有摩天轮了.

正趴在窗边看风景的洛天依突然被一双手搂住了.

“天依,今天开心吗?”

呼在耳旁的气让洛天依面红耳赤.

“开…开心,相、相公,好痒啦…”

怀中的小狐不安的扭动着,乐正绫勾起了嘴角,缓缓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天依,我爱你.”

轻轻吻上怀中人的唇,此时正是最高点,窗外点起了最后的烟花,在烟花的映衬下,这一幕格外温馨.

与此同时,在她们下方的另一对.

“清…清弦,你要干什么?!”

“龙牙…你就从了我吧!”

———————————————————————————————————————

清弦姐只是喝了点酒,后来并没有发生什么哦(手动滑稽

【南北组】嗷!狐妖驾到(十二)(原标题轮回)

是的我终于把标题改了

第十二章

“我说阿绫啊,你看看你,都单身多少年了?不说结婚,你好歹也要找个对象吧?”

乐正绫打着哈哈.

“那个啥,清弦姐,我才十九岁…”

墨清弦一拍桌子,旁边蹲在桌子上的洛天依险些被震下去.

“十九岁怎么了!想当年我十八岁就遇见了你龙牙哥,一直追了他两年.”

你这是痴汉吧…

正在吃饭的某龙又打了个喷嚏.

“清弦姐其实我已经有对象了!”

情急之下,乐正绫脱口而出.

“谁?”

墨清弦立马八卦的问.

洛天依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回了人形,走到了乐正绫身后.

乐正绫无奈的避开一步,将洛天依让了出来.

“你好…”

是洛天依软软糯糯的声音.

“…你在逗我?”

墨清弦的脸上被雷劈了的样子,乐正绫赶忙扶住了她.

洛天依却是一副憋足了劲的样子.

“那…那个!”

正扶着额头的墨清弦和乐正绫一起看向她.

“我…我会努力成为一个好新娘的!”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不仅是墨清弦和乐正绫了,整个餐厅的人都瞩目过来.

洛天依的脸一下子通红,恨不得变回原形溜出去.

乐正绫见势不妙,拉上洛天依就跑.

“清弦姐!饭钱就交给你了!”

只丢下了这句话.

而墨清弦,正望着那张天价的发票发呆.

“相公,我们就这样丢下清弦姐好吗?”

“放心吧,她可是我们阴阳师界数一数二的土豪.”

乐正绫阴险的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

“相公,这是…”

乐正绫得意的晃晃手中的门票.

“这可是我们市最大游乐园的门票,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洛天依眼里的光黯淡了.

“啊…原来是要卖掉啊…”

乐正绫不改笑容,摸摸洛天依的头.

“好了,骗你的,当然是我们俩去玩了.”

洛天依猛然抬起头.

“真的?”

“当然了.”

洛天依踮起脚,笑嘻嘻的在乐正绫唇上轻点了一下.

“太好了!”

———————————————————————————————————

番外四

乐正绫打工中.

乐正绫正在做蛋糕.

洛天依好奇的凑了过来.

“相公,你在做什么啊?”

乐正绫抬起头,看清来人后,褪掉手套,捏捏洛天依吹破可弹的脸蛋.

“我在做蛋糕啊.”

“蛋糕?可以吃吗?”

“当然啊,很好吃的.”

乐正绫看着洛天依希翼的眼神,知道这只小馋狐又饿了,无奈的叹了口气.

“只准吃一点点哦.”

而后从蛋糕上切下一块.

洛天依欢呼一声,扑向了蛋糕.

乐正绫微笑着看着正大朵快颐的洛天依,不禁也切下一块蛋糕吃了起来.

“相公相公,好好吃!”

还没等乐正绫吃上几口,洛天依就已经吃完了.

乐正绫微微侧目,正好看到洛天依嘴角沾着块奶油.

很自然的,乐正绫抹掉了那块奶油,舔到了自己嘴里.

洛天依楞了一下,又笑了起来.

“相公,你嘴角也有一块奶油.”

还没等乐正绫反应过来,洛天依就突然凑了过来,用舌头舔掉了那块奶油.

乐正绫脸颊微红,刮了下洛天依的鼻子,笑道:

“你这个小馋狐.”

目睹了全过程的徵羽摩柯表示心好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