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落轩

主吃南北/龙墨/言柯/华夏/星战,除南北cp洁癖外其他均可接受

【南北组】一个关于书店的故事

* @NA疯皇冤胸针 的点梗

*实在不会起标题抱歉

*之前的存稿被我手贱删了so…(世界再见.jpg

*于是就干脆推到重来了一遍,emmmm换成了甜饼(大概

*(再悄咪咪说一句似乎和书店没有太大关系orz

*OK?那么开始

乐正绫将视线投向落地窗外.

准确的说,是投向那个穿着水蓝色连衣裙,扎着∞字辫的灰毛.

她正步履匆匆的往这里——乐正绫的书店走来,一副紧张局促的模样.

遇到麻烦了吗?乐正绫稍微皱了下眉头,打算等她来之后问问她发生了什么.

洛天依推开了玻璃门,一股凉气扑面而来,让她忐忑的心绪平静了不少.

深呼吸,深呼吸,洛天依扭头望向右手边,让她如此紧张的罪魁祸首就坐在那,端坐于柜台之后,这家店的老板,乐正绫.

乐正绫的目光一直就没离开过洛天依,此刻便刚好对上了那人翠绿的眸子,洛天依一愣,接着似乎是下定决心一般,迈步向柜台走来.

一步,两步,三步.

终于,洛天依站定在柜台前,她低下身子,将两人间的距离又拉近了点.

简直近在咫尺.

“你今天——”“阿绫,我——”

两个人同时开了口,皆是顿了一下,随后便陷入了沉默.

“绫,今天晚上战音回来,过来吃饭呗.”

最终打破沉默的是过来串门的隔壁花店的言和,她推开玻璃门,只进来个脑袋,在好奇的看了眼柜台前后的两人后便关上门回去了,也不管乐正绫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乐正绫这才回过神来,后知后觉的回了句“哦好”,然后站起身,转身在书架上挑起了书,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你怎么了?一副被黑社会盯上了的样子.先说好,我可不是什么大英雄,遇到危险绝对第一个跑,别指望我救你.”

乐正绫就是这么一个人,就算心里担忧嘴上也绝对不会说出来,俗称傲娇.

洛天依自然是了解乐正绫,于是她无视了乐正绫的话,继续往下说.

“那个、阿绫你、你晚上有空吗?”

软糯略夹着紧张的声音从乐正绫背后传来,乐正绫顿觉好笑,这家伙是耳朵聋了?没听到我刚刚说晚上去吃饭吗?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晚上去和子她家吃饭.”

刚刚的洛天依紧张的要命,哪会去听言和说了什么.此时听到乐正绫晚上已经有约的消息,眼神便一下子黯淡了,连带着声音也低沉了.

“哦,这、这样啊,那算了…”

“不过既然你有事找我,那就把你也带上吧.”

乐正绫背对着洛天依,所以洛天依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听到这明显上扬的句尾,猜也能猜到.

“还有,你是结巴吗?好好说话.”

她在笑.

“好的!”

纵使乐正绫看不到,洛天依还是把身子站的笔直的,像极了一年级小学生头次升旗,就差敬礼了.

乐正绫也选好了书,她抽出几本硬壳书,转回身,放下书,一气呵成.

“晚上七点,来这里,我载你去.”

“好、好的!”

“嗯?”

“好的!”

说完,洛天依像是卸下了重负般松了口气,她换上极浅的笑容,向书架走去.

乐正绫将椅子拉近了些,拿起最上面的那本,端起咖啡后找了个舒心的姿势坐下,翻开了书的扉页.

那本外壳上印着《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的书的扉页上,赫然用粗线记号笔写着斗大的几个字——

洛天依观察日记.

转眼到了傍晚,乐正绫锁上玻璃门,一转身便看到洛天依伸着个手往她这里凑,似乎打算吓她一跳来着.

乐正绫歪了下头,趁洛天依还没反应过来,抓住那只伸过来的手,领着她向隔壁走.

被花朵簇拥在中间的木头门上挂着“已下班”的牌子,乐正绫像是没看到一般上前敲响了门.

“吱呀”一声,那扇木头门发出了与它形象非常相符的声音,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后.

言和对乐正绫点头示意后才注意到她身后的洛天依,疑惑的递了个眼神,乐正绫歪了下头,露出一个微笑,道:

“我朋友.”

言和回应她一个会心的笑容,便请了两人进来.

毕竟当年,言和第一次带战音去乐正绫家吃饭时,说了跟乐正绫一模一样的话.

酒过三巡.

乐正绫的酒量其实并不怎么好,不过好在她有自知之明,只喝一小盏.

桌上统共一瓶啤酒,大都被洛天依包了.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小灰毛酒量意外的挺好啊,乐正绫如是想到.

大概饱读诗书的绫老板是没听说过酒壮怂人胆这句话的.

怂人洛天依在肚子里进了三杯啤酒后,终于鼓起勇气,磕磕绊绊的对身旁的乐正绫提出了去阳台吹风的请求.

乐正绫歪着头盯了洛天依一会,笑了.

“你是要跟我告白吗?”

洛天依:???

这跟说好的发展,不、不太一样??

不应该是我拉她去阳台后我就着星光吐露心声然后她表示我也喜欢你很久了最后我们在荷尔蒙的催动下干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吗???

这中间跳的是不是有点多???

一旁的战音凑到言和耳朵旁,悄声说:

“绫绫她的酒量这是又降低了?”

“大概是,我也是第一次听说酒量这东西还能降低,更别说醉了还连带着影响情商的.”

于是她俩一边摇头叹息一边端出了板凳和瓜子.

乐正绫这个人思考问题的速度比较快,通常是人家刚开始想她就已经算到结局了,但大多数情况下她为了不让自己太显眼不会跳出来第一个说.

很显然,醉酒之后不属于那个大多数情况.

于是她就直接把自己所推理出的内容说出来了.

导致现在洛天依的处境十分尴尬.

“啊、那个、没、没错,我是要跟你告、告白来着…”

“那好,我答应你.”

乐正绫想,好了,这样一来结局就对上了.

殊不知对面的灰毛已经陷入了深深的自我纠结之中.

啊我现在是该欢喜呢,还是该想着要不要等她酒醒后再告白一次呢,还是打她一顿呢…

原本在一旁吃瓜看戏的言和看不下去了,一把搂过洛天依的肩膀,叹口气:

“你习惯就好,她这个人就是这样子.”

洛天依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两个人,还没来得及脸红就被一股巨力拽离了言和爪下.

并且理所当然的将其拥入怀中.

乐正绫不满的瞪着言和,脸上写满了“这是我的”四个大字,带着点怒气道:

“你有战音了.”

所以天依是我的.

这是乐正绫的言外之意.

言和哭笑不得的看着如同炸毛的猫一般死死护着怀中灰毛的乐正绫,心中默默给醉酒后表现那一栏上加上了护崽.

乐正绫低头看向洛天依头上的∞字辫,亲了亲她的发旋.

洛天依闻到了乐正绫身上的香气,那大概是她的体香,令人迷醉.正如她这个人一般.

洛天依闭上了眼睛.

明天,还是去把那本《如何成为好妻子》买下来吧.

--end.

啊啊啊居然拖了三个月我有罪嗷(土下座

然后就是今年我升初三了,所以大概要成为失踪人口了QAQ,不过我是不会弃坑的!相信我啊嗷!!

*好的首先占tag致歉

*50粉了!那么接下来就是喜闻乐见(不)的点梗时间!(要是没人那不就尴尬了吗…

*不管了就这样!目前主cp 仅限南北!仅限南北!仅限南北!洁癖的那种!哦当然副cp随意,顺带稍微绫吹也是可以的(要求真多…

*有的话在两个月之内会码出来(尽量…

*最后!感谢喜欢着我的辣鸡文笔的各位!

噗哈哈哈哈哈什么鬼哈哈哈哈哈

【南北组】此兽非彼受(1)

*是的你没看错,我又开新坑了.

*严重ooc有,慎入.

关于职业的具体描写可能不严谨,欢迎提出意见.

正值春夏之交,午后的阳光不会过分灼热,亦不会让人察觉不到.晒在身上,暖洋洋的.

冷清的宠物店里安安静静,显然小动物们都有着午睡的好习惯.

靠近门边的柜台上,一只骨节分明而修长的手正做着与它的气质十分不符的事情——顺猫毛.

手的主人有着满头的棕发,头发被编成一个麻花辫,耷拉在身后,她枕着自己的另一条手臂,似乎睡的香甜.

那只有着罕见黄绿毛的猫发出了一阵舒服的呼噜噜声,接着“噌”的窜回了自己正对着阳光的暖绒绒的小窝,幸福的打起了盹.

柜台旁的棕发女子似乎是感应到了手上触感的消失,费力的抬起头,不出所料的看见了在窝里蜷成一团的猫.

在挣扎了片刻之后,她还是打消了走出柜台抱猫的念头,低头继续睡.

可惜,她注定是睡不着了.

玻璃门忽地被推开,挂在门口的风铃叮当作响.

“请问,有人吗?”

伴随着清脆风铃声的,是一个软糯的女声.

棕发女子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了几分,才抬起头来,露出一个职业化的微笑.

“您好,我是乐正绫,请问有什么能帮助您的吗?”

她嘴上说着标准化的语句,一边细细打量起了来者.

面前的女孩子也就二十多岁,灰色的头发扎成两股披在身前,头上顶着个奇怪的“∞”发型,样貌倒是精致的很.

“你好,我叫洛天依,我家的狗受伤了,能帮我看一下吗?”

女孩开了口,乐正绫这才回过神来,赶忙点了点头.

她不说还好,这一说,乐正绫才发现,原来她身后就有一条大狗,目测萨摩耶,有着奇特的蓝白毛.

乐正绫从柜台后走了出来,蹲下身,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却也没发现什么毛病.

疑惑的站起身,乐正绫问道:

“它哪受伤了?”

“好像是尾椎哪里,一整天都耷拉着,刚刚看似乎还有点血.”

乐正绫闻言小心翼翼的走到大狗的身后,将尾巴提了起来,正要看,却没想到狗“嗷”的一下窜了出去,还顺带打翻了鱼缸.

“那个,我忘了跟你说,我们家天钿很怕生的.”

洛天依在一旁慢半拍的解释道,面无表情,全然没有看见身旁乐正绫脸上挂着的黑线.

好在洛天依还算是有点良心,帮着乐正绫把鱼捡了回去,顺带支付了劳工费.

在洛天依的帮助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乐正绫总算是检查完了伤口,她看着伤口,皱眉道:

“你家狗怎么了?伤口这么深.”

洛天依依旧是那副面瘫脸,只是眉头也稍稍有些皱了.

“这不用你管.”

乐正绫扭头看了洛天依一眼,没再多问.

“好吧,那先来缝个针吧.”

说着便吃力的抱起天钿,将它扛进了手术室.

【南北组】嗷!狐妖驾到(完)

十八章

仅仅是一瞬,乐正绫的眼眸又回归了深不见底的漆黑,且杀意更甚.

一道黑白色的身影挡到了乐正绫身前,乐正绫见状皱起了眉头.

“让开.”

“绫绫,你…”

“我让你让开.”

“小绫,你听我说…”

“我叫你让开啊!”

“乐正绫!”

伴随着怒吼的,是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乐正绫感到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感.

乐正绫不可置信的捂住脸,颤抖着看向乐正龙牙.

“…你打我?”

“是,我打你,因为我是你哥!”

乐正龙牙一步上前,揪住乐正绫的衣领,第一次如此咬牙切齿的对自己的妹妹.

“乐正绫!你给我冷静一点!天依它还没有死!”

瞬间,乐正绫的表情就怔住了,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天依她…没有死?!”

乐正龙牙几近嘶吼的喊出了声,

“对!所以快救她,趁还来得及!”

“可她不是已经…”

没了气息.

乐正绫的话语还未说出口,就被已经快要抓狂的乐正龙牙一把抢去了怀中的狐狸,又被后面不知何时冒出来的墨清弦一记手刀给砍晕了.

啊…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这是乐正绫在晕倒前,想的最后一句话.

后来发生的事,她就不知道了.

再醒来时,引入眼席的,便是一只灰毛.

乐正绫动动干涩的嘴唇,勾起一丝微笑.

“天依,娘子.”

回答她的,是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

“嗯,相公,我在.”

乐正绫吃力的撑起身子,将洛天依拥入怀中.

这次,再也不要分开了.

恢复了情绪,乐正绫开始疑惑起整件事情的起末.

面带微笑的乐正龙牙走进病房,解释清了一切.

千年前,人类其实就已经有了要与妖族和平共处的理念,首先发起的便是乐正一氏与狐妖皇族的联姻,分别由当时乐正一族族长与狐妖公主的结合以及狐妖皇迎娶一位乐正氏的女子开始.

本来一切都很好,人类世界与妖族眼看就可以融合,然而总有那么几个老顽固,就像洛天依的奶奶,当时狐妖皇的母亲,也是当时狐族长老.

她拒绝承认两族联姻和洛天依的存在,秘密策划了一次刺杀,杀死了当时的乐正族长,并将当时已有身孕的狐族公主接回了狐族.

这下惹恼了乐正一氏,联合几个赫赫有名的阴阳师家族,对狐妖一族宣战.

那一年,洛天依三岁.

战争的最后是两败俱伤,乐正一氏虽夺回了自家的血脉却死伤惨重,狐妖一族更是死的死,逃的逃.

“再加上五十年前的那场巨变,让原本就大不如前的狐妖一族地位一落千丈,于是他们便理所应当的将错推到了乐正家身上.”

乐正龙牙润了润嗓子,正准备再开口,却被洛天依抢了先.

“其实,我在十年前就醒了.奶…长老她,训练我的魅惑之术,目的是要诱惑你,让乐正氏彻底无后.可谁知我竟真的对相公你动了情,于是长老就抹去了你的记忆,让我回去受罚.当然我毕竟是她的亲孙女,她是不可能对我下杀手的,所以当时我只是进入了一种假死状态.当时要攻向你的,也只是消除记忆的法术罢了.

乐正绫眨眨眼,又道,

“这么说来…我身体上的变异和天依的容貌不变也和血脉有关喽?说来哥你是怎么知道天依当时是进入假死态的啊?”

乐正龙牙不置可否,继续微笑着说,

“是的,其实那之后每个乐正族人都会有这种状况,当情绪特别激动时会有强大的力量,但情绪也会一发不可收拾.至于第二个问题嘛…”

乐正龙牙一闪身,又进来一个人,正是他们的老爹,乐正戊.

“其实是因为当时的狐族公主留给乐正一族一样东西,是关于她们狐族的各种法术的介绍,所以爹才能认出来,让我去救你.”

乐正绫诡异的看向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出现过的爹,心里长抒了口气,想着终于不用再打工的时候,她爹开口了.

“龙牙,小绫啊,其实,这只是我的一个投影而已.我人不在这.所以,你们还是自力更生吧.”

说完,他就消失了.

留下满头黑线的众人.

“啊,说来我们家的破产…”

“哦,那倒真是爹的错,他在谈生意时添错了价位…”

“…………”

我还能怎么办?!有这么一个爹我也很绝望啊?!!

那一刻,乐正绫内心如是说.

三年后

“乐正龙牙,你愿意娶墨清弦为妻吗?”

“我愿意!”

“墨清弦,你愿意嫁乐正龙牙为夫吗?”

“我愿意!”

“好的,让我们祝福这对新人!”

台上,一紫一黑白的两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台下,一棕一灰两人感动的热泪盈眶.

“不容易啊不容易啊,清弦姐她终于抱得…呸,是我哥他终于抱得美人归了啊哈哈.”

“嗯,虽然婚礼钻戒什么的钱都是清弦姐出的…”

“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嘛,话说天依,你打算,什么时候与相公我成亲呢?”

洛天依望着近在咫尺的红色眸子,好看的绿色眼睛迷成了一条缝.

她凑上乐正绫的耳畔,用极低的声音说了句,

“今夜,相公你,意下如何?”

-end.

完结感言(也就是废话

我的妈我竟然真的完结这个系列啦哈哈哈哈哈哈!!!

身为一名拖延症晚期这真是个奇迹!!!

顺便放心吧不会有车番外的(和善的微笑

ps.最后在乐正兄妹的不懈努力下乐正集团终于恢复了财力.

话说好像要到50粉了呢(还早啊你,有没有要点梗的小伙伴啊?(并不知道能不能码出来…

绫绫生快嗷嗷嗷!(赶上末班车

p1摸鱼兽医绫

p2深夜书店听后感(没有后续

p3促销(别信

【南北组】 论一只单身狗/助攻王/小天使/红娘的自我修养②

郁闷与无奈相交加,我打消了逃课的念头,选择了回去

——睡觉.

正当我已经准备接受周公的邀请时,一个声音将我从他身边带离.

“喂喂喂,醒醒.”

我不满的抬起头,想看看这种在开学第一天就敢喊别人“喂”的家伙是谁.

嗯,不是别人,就是我同桌.

扎着单马尾的妹子正一脸怒气的盯着我,是我欠她钱了还是怎么地?

“开学第一天,你怎么能上课睡觉呢?”

好的恭喜您成功捕捉一只稀有小精灵,好学生.

我满不在乎的嘟囔了一声,选择了戴上耳机罩起帽子继续睡觉.

啊我忘了这个世界上除了精神攻击还有物理攻击这种东西的.

简而言之就是我被她摇醒了.

眼看对方就要开启长篇大论模式,我赶忙先发制人道:

“唉唉唉,你认识乐正绫吗?”

她一愣,反问道:

“乐正老师?”

“对,就是她.”

“你认识乐正老师?”

突然,她猛烈摇晃起我的肩膀,眼中似乎还射出精光.

“实际上,她好像是我们的语文老师…”

“我的妈真的吗我真是太幸福了那可是乐正绫乐正绫啊啊啊啊啊啊…”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她的碎碎念给打断了.

唉不对,这个流着口水念叨人家名字的痴汉是谁啊??把刚刚那个好孩子还回来啊喂!!

我们这边的动静有些大,引的讲台上的老师频频向我们这边望,我赶忙端正了身子,做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旁边的那孩子也恢复了正常,与我一同坐好,我耳语道:

“所以乐正绫到底是谁啊?”

“我们校的两大校花之一,传说长的漂亮性格热情开朗能文能武会吉他会武术还曾经担任校男子篮球队的教练并且带领他们打入了决赛.”

…这谁啊?她还是人吗??跟我看到的那个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让我来猜猜,另一个校花叫洛天依?”

“你也知道她?”

“我们班数学老师…”

在她陷入痴汉状态之前,我果断开口问道:

“你认识她吗?”

“当然!我们校的吉祥物洛老师,传说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性格温柔善良还特别有爱心据说她在家里养了一堆小动物!”

等一下!人家家里的情况你是怎么知道的啊?这已经不是痴汉了吧??是犯罪啊???

千言万语,转变成一句话.

“所以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的啊?”

“啊?校园网上都有啊?你不知道吗?”

…这个学校的校园网上贴的都是什么鬼东西啊?我现在退学还来得及吗??

【南北组】论一只单身狗/助攻王/小天使/红娘的自我修养①

*大概是段子吧哈哈哈哈哈

*脑抽产物

*突然吃言战所以慎入

*前期南北组后期言战(大概

大家好我叫言和,虽然短发而且很帅气但是我性·别·女.

今天是我初一入学的第一天,老师是一位白色长发蓝色瞳的大姐姐,嗯,挺漂亮的.

但是上学这种事啊,无论如何也是提不起一点兴趣的,干脆翘掉好了.

好吧,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不得不说肚子痛这个借口真是屡试不爽.

我们的教室在五楼,走廊尽头有办公室、楼梯和厕所,而我的教室正好在走廊另一头.

啧,有点生气.

我们学校属于典型的豆腐渣工程,声音至少要两面墙才能阻隔干净.

这就导致了后来的一系列悲剧.

为了装装样子,我还是去了趟厕所,大概是良心难安吧.

出来后,我迈腿向楼梯走去,却听见隔壁的办公室传来一阵奇怪而不和谐的声音.

“呼…哈…哈…轻…轻点…阿绫,阿绫…”

“咕…哈啊…天依…”

我思索了三秒钟,反应过来里面应该是在做一些激烈运动.

奇怪的是两个都是女声,俗话说得好,好奇心害死猫,虽然我不是猫但我的好奇心犹有过之.

于是我就决定去偷窥…啊不,是探索一下新世界.

我小心碰了碰门,发现它竟然是虚掩着的.

哦嚯合着你们两位是在寻求刺激是吧?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真是…

唉不对,好像我比她们还小.

将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的思绪拉了回来,我小心翼翼的将门推开一条缝,朝里看去.

命运在这时跟我开了一个大玩笑.

我跌倒了.

“咣当”一声,我的脸与地板来了一个亲密接触,顾不得心疼自己帅气的脸庞有没有破相,现在我面临着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

就算还没起身,我都能感到两道如同实质一般的视线凝在我的背上.

我缓缓的站起身,尴尬的笑道:

“那个啥…今天天气真不错啊,是吧?”

我对面的是一个面色阴沉的能滴出水一般的女人,她有着罕见的棕发赤瞳,此时她的形象确实不敢恭维,只披了件白衬衫在那松松垮垮的站着.

“小子,你做好死的准备了吗?”

“那个…呃…姐姐,首先,我是女孩子.其次,是你们做的时候不关门,我…我只是恰巧撞见了而已…”

…这理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女人本就阴沉的面色现在黑的跟我家锅底似的,她刚要开口,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阿…阿绫…算了吧…”

我才注意到原来女人后面还有一只灰毛,正小心翼翼的越过女人的肩膀盯着我看.

我赶忙借坡下驴,道:

“是啊姐姐,这件事确实是我错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女人看了我半天,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笑的我打了个颤.

“好吧,这可是你说的.”

我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眼下的危机总算是解决了.

“你几班的?”

“七(19)班.”我下意识答道.

女人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乐正绫,你们的数学老师.她是洛天依,你们的语文老师.今天的事情,如果你敢把我们俩的事说出去的话…”

就等死吧.

即使乐正绫没说,我也能读懂她的潜台词.

此时我感到内心有一大群羊驼飞奔而过,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你大爷.

【南北组】灿烂(中)

*大概是中…

*并不知道三篇能不能完结…

冗长的开学典礼总算是结束了,操场上的人群陆陆续续散去,洛天依走在回班的路上,思索着昨天的题目.

导致她成了最后一个进班的.

洛天依的目光在班里扫了一圈,郁闷的发现唯一一个空座位在棕发少女的旁边.

还是在最后一排的垃圾筒旁边.

小心翼翼将书包放到地上,洛天依尽量轻轻地拉开凳子,看了一眼依旧将自己的脸深埋在手肘中的少女,洛天依放心的抒了口气,坐了下去.

讲台上白色短发的女老师正按部就班的做着自我介绍,马上自己也要做自我介绍了吧?一想到这洛天依就感到大脑近乎爆炸,怕是上了台之后一个字也说不出.

原本坐的笔直的洛天依突然就瘫了下去,只求将自己缩的越小越好,小到老师看不见自己,就不用站到众人面前介绍自己.

将下巴搭在桌子上,洛天依碧绿的眸子滴溜溜转了一圈,最后定格在了右边的少女不知何时露出一半的脸上.

窗外的阳光排除艰难险阻穿透了乌云,透过窗户撒在少女的脸上,给她眼睫毛的尾梢染上了一层金粉,好看极了.

洛天依呆呆的望着少女的脸,忍不住想到,她的眼睫毛到底有多长呢?于是就这么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

就在那手指离眼睫毛约莫还有五毫米时,眼睫毛动了,然后一双血染似的眼眸取代了它.眼睛的主人先是看着近在咫尺的手指尖,再一路向上,对上了洛天依的眼睛.

一动不动.

气氛一时非常尴尬.

“洛天依.”

如同天籁一般的声音从讲台上传来,洛天依敢发誓这绝对是她从小到大头一次如此感谢自我介绍,她几乎是逃命似的奔上了讲台.

后来洛天依表示完全不知道自己讲了什么,主要归功于某个人从头到尾一直在台下死死盯着她,连眼都不带眨一下的.

吐出最后一个字,洛天依虚脱了般走下讲台,还没来得及坐到座位上就听见老师喊了下一个名字.

“乐正绫.”

然后洛天依就感觉到一阵风从自己身旁刮过,再抬头棕发少女已经站在讲台上了.

“乐正绫,性别女.”

然后又是一阵风刮过,一个转头,乐正绫已经坐回了刚才的位置.

…没了?

洛天依表示自己有点懵.

看看讲台旁的老师,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猛地一个激灵,开始念下一个名字.

洛天依再次小心翼翼地坐到乐正绫旁边,现在乐正绫也已经坐正了身体,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

可惜微微上扬的嘴角还是出卖了她.

洛天依学着乐正绫的样子坐正,看着乐正绫的笑容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可能开了假学.

洛天依如是说.

总算熬到了放学,铃声一响洛天依便飞奔了出来,顶着已然复苏的大太阳冲向公交车站.

在经过了人山人海之后,洛天依又陷入了等不到车的境地,望着已经转动过半圈的表盘,洛天依毅然决定,走回家!

虽然坐车很远,但其实洛天依家到学校是有一条小巷里的近路的,只是比较阴森恐怖.

不过大中午的怕个毛线啊.

洛天依哼着小曲走在青石路上,尽量避开路旁的垃圾.

突然,一只手从洛天依旁边一堆垃圾堆里伸了出来,并准确的抓住洛天依.

继而一颗棕色的脑袋在洛天依诡异的眼神中探了出来,那人抬起头,露出血般的眼睛.

“乐正绫?!”

【南北组】灿烂(上)


*标题是随便取的

空荡荡的公交车站只有一个孤零零的站牌竖在寒风中,明明才是八月末却有了秋天的感觉.

风挟着落叶在地上打了一个旋,继而扑向行人.

只穿了件单薄衬衫的洛天依打了个寒颤,皱着眉头看向指关节.

有点发白.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开学第一天就感冒什么的.

把书夹到腋下,她搓了搓手,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啊西吧感觉自己已经被冻成了冰块.

慢慢悠悠的公交车终于挪到了面前,洛天依气定神闲的迈着步子,踏上车板.

此时的车厢空荡荡的,她不急不缓的走到了最后一排,靠着窗边坐下.

外面的景色一掠而过,洛天依靠在椅子上,头昏昏沉沉.

没办法,毕竟昨天复习到十二点多.

晃着晃着,她终于睡着了.

梦里她见到了小时候的大抱枕,等身高的大熊正朝她挥手,于是洛天依想也不想就一把抱住,还蹭了蹭.

纵然知道这是梦,也不想醒啊.

“唔…呵啊…”

不知过了多久,洛天依总算是幽幽转醒.

习惯性的蹭了蹭,居然真的抵到个软呼呼的东西.

…唉?

梦想成真了?

不对!

我这是睡到别人身上了吧?!

洛天依猛然睁开眼,正对上一双眼眸.

如火的瞳孔里带着些许笑意,又深邃的仿佛要将人吸了进去.

一时间,洛天依竟有些看呆了.

好一会,她终于反应过来,坐直身子,轻轻道了声“抱歉”便扭过头去望着窗外,不再看那人.

其实她脸上早已一片通红.

啊啊啊我的妈太丢脸啦为什么她都不叫醒我啊糟糕糟糕几点了啊啊啊万一迟到怎么办啊啊啊!!!

好在这时,公交车已经到站.

洛天依松了口气,再扭回头,可那人已经早早站到了车门旁.

不会这么巧吧…

洛天依现在只能默默祈祷只是同路而不同校了.

可惜祈祷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没用的.

就像现在.

不仅同校而且同班,洛天依决定以后再也不信神了.

台上的领导在絮絮叨叨的讲着军训的注意事项,七八点钟的太阳依然没有什么活力,洛天依还是被冻的直发抖.

目光在班级里搜寻起来,一眼就望到了那个身影.

她有着一头棕色的长发,被编成了麻花辫.长的很是好看,但总觉得隐隐透出一股…杀气?

洛天依甩甩头,做为一名学霸,她觉得还是认真听完领导的讲话比较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