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落轩

主吃南北/龙墨/言柯/华夏/星战,除南北cp洁癖外其他均可接受

[越涵]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我流ooc,双向暗恋的be,单方成婚生子有,不上升真人,慎入

最后ballball你们给意涵投个票(。








陈意涵有些犯困,她揉了揉眼睛,头小鸡啄米似的不住点着。一旁杨超越见了,关怀的凑上前。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陈意涵又强打起精神抬起头。

镜子里的那个人面容姣好,眼里却有着茫然。

陈意涵转头看向杨超越,正好跟她关切的眼睛对上了眼。于是她又别过头去,摸摸自己的脸,感觉这几个月以来的一切简直就像一场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来了节目,交了朋友,认识了这个人。

然后现在又要跟她分别,真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杨超越眨了眨眼,泛着淡红的眼圈让她看起来像有着璀璨红色玛瑙眼睛的兔子。她开了口,嗓音有点喑哑:

”意涵?“

”嗯?“

陈意涵收起了镜子,脸上的笑容能融出水来。她用余光扫过杨超越,这只大兔子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她,她应了一声却迟迟没得到回复。

过了许久,杨超越才重新开口:

“陈意涵。”

“嗯?”

“意涵。”

“嗯。”

“涵涵。“

”......嗯“

”我就是想叫叫你。“

因为以后可能就叫不了了。

杨超越默默咽下了后半句话。陈意涵难得的没有回复人,她只是低下了头,乌发从耳后逃出,将她的面容隐藏。

杨超越很羡慕陈意涵的头发,黑而且直,特别是它们还是长在陈意涵身上的。不像自己的头发,三天换一个发型来掩盖脸型上或多或少的缺陷,也侧面反映出陈意涵长的是真好看。

嗯,阅读理解满分。

杨超越在心里给自己竖了大拇指。

陈意涵收东西的速度很快,再加上她东西本来就整洁有序,所以不消片刻就收拾完了。她坐在椅子上,撩起头发看向杨超越,眼睛里的星河闪啊闪的,仿佛一切尽在不言中。

杨兔子的小心脏猛然跳了下,她险些就要说出来了,好在最终又压回了肺里。她移开视线不敢看陈意涵的眉眼。

”我今晚回去睡。“

空气中似乎有一声微不可觉的叹息,它消失在了夜色里。杨超越抬起头,她的陈姐姐还是那样一如既往的微笑着,低低开口:

”好啊,拜拜。“

杨超越逃也似的回了宿舍,倚在门板上大口呼吸。宿舍里很安静,别人都还没有回来,她是翘了课来陪陈意涵的。她小心而缓慢的拉开自己的抽屉,里面放了两颗柠檬。




杨超越尝试着握了下门把手,门开了。陈意涵的宿舍也只有她一人,其他的,都走了。房间里漆黑寂静,杨超越甚至能听到床板上少女均匀的呼吸。

她踮起脚尖,凭之前的记忆摸到桌子处,放下东西又走回了床边。

在黑暗里待久了,也勉强能看见一些东西。杨超越屏住呼吸将脸凑得极近,才勉强能看见陈意涵的五官轮廓。她每看一次就要感叹一次,这人啊,长得实在太好看了,像月亮,温柔如水。

可惜,月亮落下了。

她又凑近了一些,鼻尖甚至碰到了陈意涵的肌肤。贪恋般吸了一口气,杨超越起身走出房间。

陈意涵紧跟着睁开眼,下床锁好门。

抵着门板,她慢慢滑落,直到坐到地上,双臂环绕住膝盖。

夏夜可真热啊,杨超越你说是吧。你看,我的脸上都是汗了呢。




“小越,不要乱翻东西!“

初为人母的陈意涵有些无奈的扶额,自家孩子实在有些太皮。这不,正拿着玩具乱翻以前的东西呢。

5岁的小越在一堆杂物里翻翻找找,一封精美信件引起了他的注意,伸就要拿过来,还好陈意涵先一步发现抢先拿在了手里。

”这个不能给你,这是妈妈很重要的朋友送的临别礼物。“

温柔的教育了他一下,小越有些不满的嘟起嘴,打开手上的紫外线灯玩具就开始四处乱照。陈意涵被晃的有些眩目,她正准备用信封拍下小越好给他一个教训,却发现手里的信封里透出一点点原先不存在的黑色痕迹。

陈意涵的心脏突然间停止了一瞬,她要过紫外线电筒,打发走小越,就这么穿着白裙子在满是灰尘的杂物室里盘膝坐下。

她揭开信封,指尖有些颤抖。信纸上原本空白的地方现在隐约多出了一个字,我。

陈意涵闭上眼,打开电筒朝手上一通乱照。

再睁开眼时,她似乎又看到了那个那个一脸笑容,灿烂如朝阳的女孩子。

——信纸上密密麻麻,写的全是7个字。

陈意涵,我喜欢你

她捏皱了粉红色的信纸,抬起头仰望杂物室的屋顶。

杨超越,今年的夏天,还是这么热啊。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