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落轩

主吃南北/龙墨/言柯/华夏/星战,除南北cp洁癖外其他均可接受

【南北组】论一只单身狗/助攻王/小天使/红娘的自我修养①

*大概是段子吧哈哈哈哈哈

*脑抽产物

*突然吃言战所以慎入

*前期南北组后期言战(大概

大家好我叫言和,虽然短发而且很帅气但是我性·别·女.

今天是我初一入学的第一天,老师是一位白色长发蓝色瞳的大姐姐,嗯,挺漂亮的.

但是上学这种事啊,无论如何也是提不起一点兴趣的,干脆翘掉好了.

好吧,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不得不说肚子痛这个借口真是屡试不爽.

我们的教室在五楼,走廊尽头有办公室、楼梯和厕所,而我的教室正好在走廊另一头.

啧,有点生气.

我们学校属于典型的豆腐渣工程,声音至少要两面墙才能阻隔干净.

这就导致了后来的一系列悲剧.

为了装装样子,我还是去了趟厕所,大概是良心难安吧.

出来后,我迈腿向楼梯走去,却听见隔壁的办公室传来一阵奇怪而不和谐的声音.

“呼…哈…哈…轻…轻点…阿绫,阿绫…”

“咕…哈啊…天依…”

我思索了三秒钟,反应过来里面应该是在做一些激烈运动.

奇怪的是两个都是女声,俗话说得好,好奇心害死猫,虽然我不是猫但我的好奇心犹有过之.

于是我就决定去偷窥…啊不,是探索一下新世界.

我小心碰了碰门,发现它竟然是虚掩着的.

哦嚯合着你们两位是在寻求刺激是吧?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真是…

唉不对,好像我比她们还小.

将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的思绪拉了回来,我小心翼翼的将门推开一条缝,朝里看去.

命运在这时跟我开了一个大玩笑.

我跌倒了.

“咣当”一声,我的脸与地板来了一个亲密接触,顾不得心疼自己帅气的脸庞有没有破相,现在我面临着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

就算还没起身,我都能感到两道如同实质一般的视线凝在我的背上.

我缓缓的站起身,尴尬的笑道:

“那个啥…今天天气真不错啊,是吧?”

我对面的是一个面色阴沉的能滴出水一般的女人,她有着罕见的棕发赤瞳,此时她的形象确实不敢恭维,只披了件白衬衫在那松松垮垮的站着.

“小子,你做好死的准备了吗?”

“那个…呃…姐姐,首先,我是女孩子.其次,是你们做的时候不关门,我…我只是恰巧撞见了而已…”

…这理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女人本就阴沉的面色现在黑的跟我家锅底似的,她刚要开口,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阿…阿绫…算了吧…”

我才注意到原来女人后面还有一只灰毛,正小心翼翼的越过女人的肩膀盯着我看.

我赶忙借坡下驴,道:

“是啊姐姐,这件事确实是我错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女人看了我半天,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笑的我打了个颤.

“好吧,这可是你说的.”

我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眼下的危机总算是解决了.

“你几班的?”

“七(19)班.”我下意识答道.

女人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乐正绫,你们的数学老师.她是洛天依,你们的语文老师.今天的事情,如果你敢把我们俩的事说出去的话…”

就等死吧.

即使乐正绫没说,我也能读懂她的潜台词.

此时我感到内心有一大群羊驼飞奔而过,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你大爷.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