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落轩

主吃南北/龙墨/言柯/华夏/星战,除南北cp洁癖外其他均可接受

【南北组】身为天敌

*沉迷短篇/兽耳无法自拔…(捂脸

[一]
她冷漠的看着铁笼外的一切.

又是一场无聊的表演.

半兽血的异类,一出生就被高价卖出,辗转各地展览,许多人一掷千金只为看看这个怪物.

就算她只是一动不动他们也会兴奋的尖叫.

多么可笑.

父母给她留下的只有名字——乐正绫.

她已经不知道感情是什么了.

不,不如说,她从来就没有过感情.

笼外的人们亲昵的喊着“阿绫”,像呼唤宠物的名字,在驯兽师的眼神示意下她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多么恶心.

多么无聊.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展出让她麻木了,只是行尸走肉般的活着.

直到一束名为“洛天依”的光照进她的内心.

[二]
迷迷糊糊之中听见了铁笼打开的声音,狼的警觉让乐正绫在瞬间就将对方扑倒在地.

在她身下的同样是一个女孩子,只不过头上多了两只兔耳朵.

同类的到来并没有给乐正绫带来半点的改变,依旧是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

但对方貌似不是这么想.

“你好你好,我叫洛天依!”

初次见面,明明衣衫褴褛还被一只狼压着的她,却依然能绽放笑脸.

乐正绫张张嘴,好像是要说些什么,可她又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好几年没有说过话了.

沉默的坐起身,乐正绫又缩回了角落里.

[三]
洛天依也是一个半兽人.

与乐正绫不同的是,她曾经有过一段自由的时光.

妈妈带着洛天依隐居在深林里,洛天依是个爱笑的孩子,以森林为伴,与日月为友.

就算贪玩下山时不小心被人类抓住,洛天依也一点都不怕,她认为妈妈一定会来救她的.

乐正绫听着旁边洛天依的自说自话,在心里冷笑着.

哼,真是个白痴.

[四]

洛天依非常受观众们的欢迎.

与冷冰冰的乐正绫不同,这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真的很像一只兔子.

一些大胆的观众甚至会将胡萝卜递过铁笼,而洛天依则会欢快的说声谢谢并火速将胡萝卜吃下.

不得不说,这个兔子的食量真的很大,要不是胡萝卜便宜,估计这个公司都会破产.

而乐正绫依旧是老样子,她还正庆幸着观众们不再将目光投于她,自己也就不用强颜欢笑了.

[五]

每当夜幕降临,洛天依就会沉沉睡去,而她的睡姿还是呈“大”字形的…

虽然乐正绫睡在角落里没有太多的妨碍,但是每到后半夜某只兔子就会一点一点的往乐正绫这边挤压,最终成功的将乐正绫挤到紧贴着铁笼.

导致每次乐正绫一觉醒来都会莫名的腰酸背痛.

终于有一天乐正绫忍不住了,决定守一夜不睡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洛天依已经呼呼大睡,一直装死的乐正绫终于小心翼翼地起了身.

笼子很小,也就大概两平方米的样子,洛天依一个人就占了一点五平方,这样一来乐正绫就没有地方活动了.

无奈,乐正绫只得四肢撑地,压到了洛天依身上.

虽说没有肌肤之亲,可这样的体位一般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尴尬,然而乐正绫不是一般人.

仔细端详起洛天依的容貌,乐正绫忍不住伸出手,戳戳洛天依吹破可弹的脸.

恩,一定很好吃.

这样想着的乐正绫,竟然不知不觉就将嘴靠近了洛天依的脸颊.

“嘤…”

身下人哼了一声,好像是要转醒,乐正绫也是不慌,依然是紧盯着洛天依的脸蛋.

“妈…妈妈…我错了…不要…丢下我…”

说起了梦话的洛天依本能的伸出手,正好勾住了乐正绫的脖子.

马上,她的另一只胳膊也勾上来了.

到后来更是整个人都挂在了乐正绫身上…

乐正绫的四肢早已酸痛无比,见状索性就抱住洛天依,站起了身.

而后又换个舒服的姿势,仰面躺下.

乐正绫有些好奇她吃的那些胡萝卜都长到哪里去了,居然一点都不重.

不过她现在已是累的要死,也没心情想那些有的没的,就这么睡去了.

[六]

洛天依现在有点懵.

什么情况?为什么我一觉醒来就趴在一只大灰狼的怀里,她还抱着我?

正胡思乱想的洛天依一抬头,对上乐正绫血红的眸子.

“下去.”

“…好…”

乐正绫开口说话抵不上“自己趴在天敌怀里”带来的惊吓,洛天依偷偷瞄了眼正阴沉着脸刷牙洗脸的乐正绫,打消了开口问她的念头.

算了,反正自己也没吃啥亏.

然而这不是问题.

问题是为什么从此以后每天早上醒来自己都会在乐正绫怀里.

自己还很没有出息的不敢去问…

每天的交流也就只有那一句简短的“下去”.

乐正绫当然不会告诉她这是因为她发现怀里抱个东西睡在地板上会暖和很多.

看着洛天依毫无防备的睡颜,乐正绫动动耳朵.

呵,真是个白痴.

[七]

乐正绫发现最近小家伙的食量好像有点不对.

以前一堆胡萝卜她一分钟就能搞定,可是最近她居然要用十分钟,还会剩几根.

出于对抱枕(划掉)同类的担心,乐正绫决定去问问.

“你为什么只吃这么少?”

洛天依诡异的看向前来问她的乐正绫.

她这是在担心自己?

看着乐正绫眼中不悦的光芒,洛天依意识到自己还是快点回答为妙.

“因…因为我最近想妈妈了,所以胃口不太好…”

小心翼翼地抬头,这样的回答她应该会满意吧?

乐正绫没有说话,走到她吃剩的胡萝卜前,拿起一根,送到洛天依面前.

“吃掉.”

不能浪费粮食.

这是乐正绫的准则.

她从来不会剩饭.

洛天依战战兢兢的接过胡萝卜,一边盯着乐正绫一边吞咽.

太阳从南边出来了?!

面瘫天敌大灰狼会关心人?!

乐正绫当然是不知道洛天依在想什么,看见洛天依将剩下的胡萝卜都消灭光,她才满意的点点头.

嘴角难得的勾起一丝弧度.

“不能浪费.”

洛天依完全没有听见最后一句.

我的天哪面瘫笑了?!

不关键是为什么那么好看?!

不不不最关键的应该是…我为什么会脸红???!!!

[八]

乐正绫最近心情有点差.

原因是自家抱枕(划掉)兔子好像开始躲着自己了.

每次睡觉都离自己远远的,虽然最后还是会被自己抱住可第二天早上她一醒就会连滚带爬的挣脱她然后去刷牙洗脸.

吃饭也是,每次都迫不及待的消灭完然后火速跑回笼子.

乐正绫可不是那种磨磨蹭蹭的性格,她一想到什么就会做.

又是一天的展出,结束后洛天依立马把自己缩起来,但被乐正绫阻止了.

“为什么躲着我?”

乐正绫捧着洛天依的脸,认真的问道.

洛天依目光闪烁,脸红心跳.

“你你你你你…你管我!”

“我管你,因为我喜欢(抱着)你.”

发生了什么?

大灰狼跟自己表白了?!

不不不一定是开玩笑吧.

怎么可能面瘫会开玩笑?!

“你你你你…你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吗?”

乐正绫歪歪头,笑着说:

“就是每天都想见到你,想和你在一起.”

…这是大灰狼乐正绫?!

她一定是被什么怪物附身了!

莫名其妙得出这个结论的洛天依想奋力起身挣脱乐正绫,却没想到乐正绫也突然松手.

导致她们俩摔倒了.

还吻上了.

由于重力关系洛天依的舌头还好死不死的探入了乐正绫的嘴里.

…让我尴尬死算了.

这是兔子想的.

有趣.

这是大灰狼想的.

[九]

自从表白过后乐正绫就每天都会面带微笑的盯着洛天依,搞得她浑身都不自在.

毕竟跟之前的反差太大了…

终于有一天洛天依忍无可忍,斗胆朝乐正绫吼道:

“别再盯着我了!”

“可是我想让我的眼中只有你啊.”

卧槽.

怎么办.

自己好像越来越喜欢她了…

熟不知对面的乐正绫也是这么想的.

真有趣.

[十]

“天依.”

正在吃饭的洛天依抬起头.

“嗯?”

“我想吻你.”

“噗…”

卧槽.

发生了什么.

“我想‘吃掉’你.”

“阿…阿绫…现在说这个不太好吧…”

“那就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再说.”

于是在她们相识的一年后,在一个月黑风高(不)的夜晚,小兔子洛天依,成功的被大灰狼乐正绫“吃掉”了.

后果是兔子整整三天都累到瘫.

大灰狼的体力果真不是盖的…

[十一]

“唉,听说了吗?咱们又抓到一个半兽人.”

“是啊,听说还是个美人,可惜太顽强,被当场击毙了…”

乐正绫听着外面路过人的讨论,不由的心中一紧.

没记错的话,洛天依的妈妈也是个半兽人来着.

该不会…

用力摇摇头,想多了,不可能是吧…

此时,正在打盹的洛天依突然坐了起来,瞬间泪流满面.

乐正绫见状大惊,连忙上前.

“妈妈…死了…她的气息…没有了…”

居然真的是…

突然,洛天依像发了疯似的撞向笼子.

“一定…一定是他们杀的,我要替妈妈报仇!”

洛天依原本绿色的瞳孔变成了红色,乐正绫知道这是兽化的前兆,刚上前要阻止她,铁笼门就被撞开了.

惊慌失措的人们举起了枪,眼看着子弹就要射向洛天依,乐正绫只来得及将她推开.

“砰!”

[十二]

人类们不知道的是,半兽人其实是神的宠儿,每个半兽人一生中都有一次向神许愿的机会.

但相应的也要付出代价.

乐正绫的神志开始不清了.

她许下了她一生中唯一一个愿望.

“我希望…天依能够不被人歧视的活下去…”

一个庄严的声音问她:

“你可后悔?许下这个愿望的代价是你将万劫不复.”

乐正绫模糊的笑了.

“如果她能平安,那我…万劫不复又有何防?”

即使心脏停止跳动,我也要护你周全.

[十三]

乐正绫睁开眼睛.

为什么自己,还活着?

旁边一只灰色的兔子回答了她的问题.

“天…依…”

以乐正绫的智慧,她又何偿猜不出是洛天依牺牲了自己来救她.

“天依,你本不用这样的…”

大滴大滴的眼泪掉落下来,这是乐正绫生命中唯一一次哭泣,她想触摸洛天依,却又怕自己的尖爪伤害到她.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我想告诉你我的爱,你却已不能接受.

[十四]

乐正绫缓缓抱起对她来说只有一点点大的小兔子,决心要找到起死回生的方法.

“嘤…”

乐正绫猛然低头,怀中的兔子竟幽幽转醒,而后化为了人形.

乐正绫眼角的泪水还未擦干,却又破涕为笑.

“天依,你…”

“是妈妈,她许的最后一个愿望是,要我不会再受到任何伤害…”

洛天依也哭了,但她又笑起来.

乐正绫猛然将洛天依拥入怀中.

“你好,我叫乐正绫.”

这是…欠你的问好.

—.end

我画了张摸鱼(划掉)配图.

要不要放出来呢…(陷入了沉思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