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落轩

主吃南北/龙墨/言柯/华夏/星战,除南北cp洁癖外其他均可接受

【南北组】一个关于书店的故事

* @NA疯皇冤胸针 的点梗

*实在不会起标题抱歉

*之前的存稿被我手贱删了so…(世界再见.jpg

*于是就干脆推到重来了一遍,emmmm换成了甜饼(大概

*(再悄咪咪说一句似乎和书店没有太大关系orz

*OK?那么开始

乐正绫将视线投向落地窗外.

准确的说,是投向那个穿着水蓝色连衣裙,扎着∞字辫的灰毛.

她正步履匆匆的往这里——乐正绫的书店走来,一副紧张局促的模样.

遇到麻烦了吗?乐正绫稍微皱了下眉头,打算等她来之后问问她发生了什么.

洛天依推开了玻璃门,一股凉气扑面而来,让她忐忑的心绪平静了不少.

深呼吸,深呼吸,洛天依扭头望向右手边,让她如此紧张的罪魁祸首就坐在那,端坐于柜台之后,这家店的老板,乐正绫.

乐正绫的目光一直就没离开过洛天依,此刻便刚好对上了那人翠绿的眸子,洛天依一愣,接着似乎是下定决心一般,迈步向柜台走来.

一步,两步,三步.

终于,洛天依站定在柜台前,她低下身子,将两人间的距离又拉近了点.

简直近在咫尺.

“你今天——”“阿绫,我——”

两个人同时开了口,皆是顿了一下,随后便陷入了沉默.

“绫,今天晚上战音回来,过来吃饭呗.”

最终打破沉默的是过来串门的隔壁花店的言和,她推开玻璃门,只进来个脑袋,在好奇的看了眼柜台前后的两人后便关上门回去了,也不管乐正绫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乐正绫这才回过神来,后知后觉的回了句“哦好”,然后站起身,转身在书架上挑起了书,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你怎么了?一副被黑社会盯上了的样子.先说好,我可不是什么大英雄,遇到危险绝对第一个跑,别指望我救你.”

乐正绫就是这么一个人,就算心里担忧嘴上也绝对不会说出来,俗称傲娇.

洛天依自然是了解乐正绫,于是她无视了乐正绫的话,继续往下说.

“那个、阿绫你、你晚上有空吗?”

软糯略夹着紧张的声音从乐正绫背后传来,乐正绫顿觉好笑,这家伙是耳朵聋了?没听到我刚刚说晚上去吃饭吗?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晚上去和子她家吃饭.”

刚刚的洛天依紧张的要命,哪会去听言和说了什么.此时听到乐正绫晚上已经有约的消息,眼神便一下子黯淡了,连带着声音也低沉了.

“哦,这、这样啊,那算了…”

“不过既然你有事找我,那就把你也带上吧.”

乐正绫背对着洛天依,所以洛天依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听到这明显上扬的句尾,猜也能猜到.

“还有,你是结巴吗?好好说话.”

她在笑.

“好的!”

纵使乐正绫看不到,洛天依还是把身子站的笔直的,像极了一年级小学生头次升旗,就差敬礼了.

乐正绫也选好了书,她抽出几本硬壳书,转回身,放下书,一气呵成.

“晚上七点,来这里,我载你去.”

“好、好的!”

“嗯?”

“好的!”

说完,洛天依像是卸下了重负般松了口气,她换上极浅的笑容,向书架走去.

乐正绫将椅子拉近了些,拿起最上面的那本,端起咖啡后找了个舒心的姿势坐下,翻开了书的扉页.

那本外壳上印着《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的书的扉页上,赫然用粗线记号笔写着斗大的几个字——

洛天依观察日记.

转眼到了傍晚,乐正绫锁上玻璃门,一转身便看到洛天依伸着个手往她这里凑,似乎打算吓她一跳来着.

乐正绫歪了下头,趁洛天依还没反应过来,抓住那只伸过来的手,领着她向隔壁走.

被花朵簇拥在中间的木头门上挂着“已下班”的牌子,乐正绫像是没看到一般上前敲响了门.

“吱呀”一声,那扇木头门发出了与它形象非常相符的声音,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后.

言和对乐正绫点头示意后才注意到她身后的洛天依,疑惑的递了个眼神,乐正绫歪了下头,露出一个微笑,道:

“我朋友.”

言和回应她一个会心的笑容,便请了两人进来.

毕竟当年,言和第一次带战音去乐正绫家吃饭时,说了跟乐正绫一模一样的话.

酒过三巡.

乐正绫的酒量其实并不怎么好,不过好在她有自知之明,只喝一小盏.

桌上统共一瓶啤酒,大都被洛天依包了.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小灰毛酒量意外的挺好啊,乐正绫如是想到.

大概饱读诗书的绫老板是没听说过酒壮怂人胆这句话的.

怂人洛天依在肚子里进了三杯啤酒后,终于鼓起勇气,磕磕绊绊的对身旁的乐正绫提出了去阳台吹风的请求.

乐正绫歪着头盯了洛天依一会,笑了.

“你是要跟我告白吗?”

洛天依:???

这跟说好的发展,不、不太一样??

不应该是我拉她去阳台后我就着星光吐露心声然后她表示我也喜欢你很久了最后我们在荷尔蒙的催动下干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吗???

这中间跳的是不是有点多???

一旁的战音凑到言和耳朵旁,悄声说:

“绫绫她的酒量这是又降低了?”

“大概是,我也是第一次听说酒量这东西还能降低,更别说醉了还连带着影响情商的.”

于是她俩一边摇头叹息一边端出了板凳和瓜子.

乐正绫这个人思考问题的速度比较快,通常是人家刚开始想她就已经算到结局了,但大多数情况下她为了不让自己太显眼不会跳出来第一个说.

很显然,醉酒之后不属于那个大多数情况.

于是她就直接把自己所推理出的内容说出来了.

导致现在洛天依的处境十分尴尬.

“啊、那个、没、没错,我是要跟你告、告白来着…”

“那好,我答应你.”

乐正绫想,好了,这样一来结局就对上了.

殊不知对面的灰毛已经陷入了深深的自我纠结之中.

啊我现在是该欢喜呢,还是该想着要不要等她酒醒后再告白一次呢,还是打她一顿呢…

原本在一旁吃瓜看戏的言和看不下去了,一把搂过洛天依的肩膀,叹口气:

“你习惯就好,她这个人就是这样子.”

洛天依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两个人,还没来得及脸红就被一股巨力拽离了言和爪下.

并且理所当然的将其拥入怀中.

乐正绫不满的瞪着言和,脸上写满了“这是我的”四个大字,带着点怒气道:

“你有战音了.”

所以天依是我的.

这是乐正绫的言外之意.

言和哭笑不得的看着如同炸毛的猫一般死死护着怀中灰毛的乐正绫,心中默默给醉酒后表现那一栏上加上了护崽.

乐正绫低头看向洛天依头上的∞字辫,亲了亲她的发旋.

洛天依闻到了乐正绫身上的香气,那大概是她的体香,令人迷醉.正如她这个人一般.

洛天依闭上了眼睛.

明天,还是去把那本《如何成为好妻子》买下来吧.

--end.

啊啊啊居然拖了三个月我有罪嗷(土下座

然后就是今年我升初三了,所以大概要成为失踪人口了QAQ,不过我是不会弃坑的!相信我啊嗷!!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