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落轩

主吃南北/龙墨/言柯/华夏/星战,除南北cp洁癖外其他均可接受

[越涵]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我流ooc,双向暗恋的be,单方成婚生子有,不上升真人,慎入

最后ballball你们给意涵投个票(。








陈意涵有些犯困,她揉了揉眼睛,头小鸡啄米似的不住点着。一旁杨超越见了,关怀的凑上前。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陈意涵又强打起精神抬起头。

镜子里的那个人面容姣好,眼里却有着茫然。

陈意涵转头看向杨超越,正好跟她关切的眼睛对上了眼。于是她又别过头去,摸摸自己的脸,感觉这几个月以来的一切简直就像一场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来了节目,交了朋友,认识了这个人。

然后现在又要跟她分别,真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杨超越眨了眨眼,泛着淡红的眼圈让她看起来像有着璀璨红色玛瑙眼睛的兔子。她开了口,嗓音有点喑哑:

”意涵?“

”嗯?“

陈意涵收起了镜子,脸上的笑容能融出水来。她用余光扫过杨超越,这只大兔子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她,她应了一声却迟迟没得到回复。

过了许久,杨超越才重新开口:

“陈意涵。”

“嗯?”

“意涵。”

“嗯。”

“涵涵。“

”......嗯“

”我就是想叫叫你。“

因为以后可能就叫不了了。

杨超越默默咽下了后半句话。陈意涵难得的没有回复人,她只是低下了头,乌发从耳后逃出,将她的面容隐藏。

杨超越很羡慕陈意涵的头发,黑而且直,特别是它们还是长在陈意涵身上的。不像自己的头发,三天换一个发型来掩盖脸型上或多或少的缺陷,也侧面反映出陈意涵长的是真好看。

嗯,阅读理解满分。

杨超越在心里给自己竖了大拇指。

陈意涵收东西的速度很快,再加上她东西本来就整洁有序,所以不消片刻就收拾完了。她坐在椅子上,撩起头发看向杨超越,眼睛里的星河闪啊闪的,仿佛一切尽在不言中。

杨兔子的小心脏猛然跳了下,她险些就要说出来了,好在最终又压回了肺里。她移开视线不敢看陈意涵的眉眼。

”我今晚回去睡。“

空气中似乎有一声微不可觉的叹息,它消失在了夜色里。杨超越抬起头,她的陈姐姐还是那样一如既往的微笑着,低低开口:

”好啊,拜拜。“

杨超越逃也似的回了宿舍,倚在门板上大口呼吸。宿舍里很安静,别人都还没有回来,她是翘了课来陪陈意涵的。她小心而缓慢的拉开自己的抽屉,里面放了两颗柠檬。




杨超越尝试着握了下门把手,门开了。陈意涵的宿舍也只有她一人,其他的,都走了。房间里漆黑寂静,杨超越甚至能听到床板上少女均匀的呼吸。

她踮起脚尖,凭之前的记忆摸到桌子处,放下东西又走回了床边。

在黑暗里待久了,也勉强能看见一些东西。杨超越屏住呼吸将脸凑得极近,才勉强能看见陈意涵的五官轮廓。她每看一次就要感叹一次,这人啊,长得实在太好看了,像月亮,温柔如水。

可惜,月亮落下了。

她又凑近了一些,鼻尖甚至碰到了陈意涵的肌肤。贪恋般吸了一口气,杨超越起身走出房间。

陈意涵紧跟着睁开眼,下床锁好门。

抵着门板,她慢慢滑落,直到坐到地上,双臂环绕住膝盖。

夏夜可真热啊,杨超越你说是吧。你看,我的脸上都是汗了呢。




“小越,不要乱翻东西!“

初为人母的陈意涵有些无奈的扶额,自家孩子实在有些太皮。这不,正拿着玩具乱翻以前的东西呢。

5岁的小越在一堆杂物里翻翻找找,一封精美信件引起了他的注意,伸就要拿过来,还好陈意涵先一步发现抢先拿在了手里。

”这个不能给你,这是妈妈很重要的朋友送的临别礼物。“

温柔的教育了他一下,小越有些不满的嘟起嘴,打开手上的紫外线灯玩具就开始四处乱照。陈意涵被晃的有些眩目,她正准备用信封拍下小越好给他一个教训,却发现手里的信封里透出一点点原先不存在的黑色痕迹。

陈意涵的心脏突然间停止了一瞬,她要过紫外线电筒,打发走小越,就这么穿着白裙子在满是灰尘的杂物室里盘膝坐下。

她揭开信封,指尖有些颤抖。信纸上原本空白的地方现在隐约多出了一个字,我。

陈意涵闭上眼,打开电筒朝手上一通乱照。

再睁开眼时,她似乎又看到了那个那个一脸笑容,灿烂如朝阳的女孩子。

——信纸上密密麻麻,写的全是7个字。

陈意涵,我喜欢你

她捏皱了粉红色的信纸,抬起头仰望杂物室的屋顶。

杨超越,今年的夏天,还是这么热啊。

悄咪咪发个(不要脸

【南北组】一个关于书店的故事

* @NA疯皇冤胸针 的点梗

*实在不会起标题抱歉

*之前的存稿被我手贱删了so…(世界再见.jpg

*于是就干脆推到重来了一遍,emmmm换成了甜饼(大概

*(再悄咪咪说一句似乎和书店没有太大关系orz

*OK?那么开始

乐正绫将视线投向落地窗外.

准确的说,是投向那个穿着水蓝色连衣裙,扎着∞字辫的灰毛.

她正步履匆匆的往这里——乐正绫的书店走来,一副紧张局促的模样.

遇到麻烦了吗?乐正绫稍微皱了下眉头,打算等她来之后问问她发生了什么.

洛天依推开了玻璃门,一股凉气扑面而来,让她忐忑的心绪平静了不少.

深呼吸,深呼吸,洛天依扭头望向右手边,让她如此紧张的罪魁祸首就坐在那,端坐于柜台之后,这家店的老板,乐正绫.

乐正绫的目光一直就没离开过洛天依,此刻便刚好对上了那人翠绿的眸子,洛天依一愣,接着似乎是下定决心一般,迈步向柜台走来.

一步,两步,三步.

终于,洛天依站定在柜台前,她低下身子,将两人间的距离又拉近了点.

简直近在咫尺.

“你今天——”“阿绫,我——”

两个人同时开了口,皆是顿了一下,随后便陷入了沉默.

“绫,今天晚上战音回来,过来吃饭呗.”

最终打破沉默的是过来串门的隔壁花店的言和,她推开玻璃门,只进来个脑袋,在好奇的看了眼柜台前后的两人后便关上门回去了,也不管乐正绫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乐正绫这才回过神来,后知后觉的回了句“哦好”,然后站起身,转身在书架上挑起了书,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你怎么了?一副被黑社会盯上了的样子.先说好,我可不是什么大英雄,遇到危险绝对第一个跑,别指望我救你.”

乐正绫就是这么一个人,就算心里担忧嘴上也绝对不会说出来,俗称傲娇.

洛天依自然是了解乐正绫,于是她无视了乐正绫的话,继续往下说.

“那个、阿绫你、你晚上有空吗?”

软糯略夹着紧张的声音从乐正绫背后传来,乐正绫顿觉好笑,这家伙是耳朵聋了?没听到我刚刚说晚上去吃饭吗?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晚上去和子她家吃饭.”

刚刚的洛天依紧张的要命,哪会去听言和说了什么.此时听到乐正绫晚上已经有约的消息,眼神便一下子黯淡了,连带着声音也低沉了.

“哦,这、这样啊,那算了…”

“不过既然你有事找我,那就把你也带上吧.”

乐正绫背对着洛天依,所以洛天依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听到这明显上扬的句尾,猜也能猜到.

“还有,你是结巴吗?好好说话.”

她在笑.

“好的!”

纵使乐正绫看不到,洛天依还是把身子站的笔直的,像极了一年级小学生头次升旗,就差敬礼了.

乐正绫也选好了书,她抽出几本硬壳书,转回身,放下书,一气呵成.

“晚上七点,来这里,我载你去.”

“好、好的!”

“嗯?”

“好的!”

说完,洛天依像是卸下了重负般松了口气,她换上极浅的笑容,向书架走去.

乐正绫将椅子拉近了些,拿起最上面的那本,端起咖啡后找了个舒心的姿势坐下,翻开了书的扉页.

那本外壳上印着《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的书的扉页上,赫然用粗线记号笔写着斗大的几个字——

洛天依观察日记.

转眼到了傍晚,乐正绫锁上玻璃门,一转身便看到洛天依伸着个手往她这里凑,似乎打算吓她一跳来着.

乐正绫歪了下头,趁洛天依还没反应过来,抓住那只伸过来的手,领着她向隔壁走.

被花朵簇拥在中间的木头门上挂着“已下班”的牌子,乐正绫像是没看到一般上前敲响了门.

“吱呀”一声,那扇木头门发出了与它形象非常相符的声音,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后.

言和对乐正绫点头示意后才注意到她身后的洛天依,疑惑的递了个眼神,乐正绫歪了下头,露出一个微笑,道:

“我朋友.”

言和回应她一个会心的笑容,便请了两人进来.

毕竟当年,言和第一次带战音去乐正绫家吃饭时,说了跟乐正绫一模一样的话.

酒过三巡.

乐正绫的酒量其实并不怎么好,不过好在她有自知之明,只喝一小盏.

桌上统共一瓶啤酒,大都被洛天依包了.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小灰毛酒量意外的挺好啊,乐正绫如是想到.

大概饱读诗书的绫老板是没听说过酒壮怂人胆这句话的.

怂人洛天依在肚子里进了三杯啤酒后,终于鼓起勇气,磕磕绊绊的对身旁的乐正绫提出了去阳台吹风的请求.

乐正绫歪着头盯了洛天依一会,笑了.

“你是要跟我告白吗?”

洛天依:???

这跟说好的发展,不、不太一样??

不应该是我拉她去阳台后我就着星光吐露心声然后她表示我也喜欢你很久了最后我们在荷尔蒙的催动下干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吗???

这中间跳的是不是有点多???

一旁的战音凑到言和耳朵旁,悄声说:

“绫绫她的酒量这是又降低了?”

“大概是,我也是第一次听说酒量这东西还能降低,更别说醉了还连带着影响情商的.”

于是她俩一边摇头叹息一边端出了板凳和瓜子.

乐正绫这个人思考问题的速度比较快,通常是人家刚开始想她就已经算到结局了,但大多数情况下她为了不让自己太显眼不会跳出来第一个说.

很显然,醉酒之后不属于那个大多数情况.

于是她就直接把自己所推理出的内容说出来了.

导致现在洛天依的处境十分尴尬.

“啊、那个、没、没错,我是要跟你告、告白来着…”

“那好,我答应你.”

乐正绫想,好了,这样一来结局就对上了.

殊不知对面的灰毛已经陷入了深深的自我纠结之中.

啊我现在是该欢喜呢,还是该想着要不要等她酒醒后再告白一次呢,还是打她一顿呢…

原本在一旁吃瓜看戏的言和看不下去了,一把搂过洛天依的肩膀,叹口气:

“你习惯就好,她这个人就是这样子.”

洛天依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两个人,还没来得及脸红就被一股巨力拽离了言和爪下.

并且理所当然的将其拥入怀中.

乐正绫不满的瞪着言和,脸上写满了“这是我的”四个大字,带着点怒气道:

“你有战音了.”

所以天依是我的.

这是乐正绫的言外之意.

言和哭笑不得的看着如同炸毛的猫一般死死护着怀中灰毛的乐正绫,心中默默给醉酒后表现那一栏上加上了护崽.

乐正绫低头看向洛天依头上的∞字辫,亲了亲她的发旋.

洛天依闻到了乐正绫身上的香气,那大概是她的体香,令人迷醉.正如她这个人一般.

洛天依闭上了眼睛.

明天,还是去把那本《如何成为好妻子》买下来吧.

--end.

啊啊啊居然拖了三个月我有罪嗷(土下座

然后就是今年我升初三了,所以大概要成为失踪人口了QAQ,不过我是不会弃坑的!相信我啊嗷!!

言和和生日快乐!
明年也会和你一起走过的
(图是临摹的

*好的首先占tag致歉

*50粉了!那么接下来就是喜闻乐见(不)的点梗时间!(要是没人那不就尴尬了吗…

*不管了就这样!目前主cp 仅限南北!仅限南北!仅限南北!洁癖的那种!哦当然副cp随意,顺带稍微绫吹也是可以的(要求真多…

*有的话在两个月之内会码出来(尽量…

*最后!感谢喜欢着我的辣鸡文笔的各位!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转载这种东西,果然还是要授权的吧

盐罐子:

2017年6月9日补充最新内容:


由于这篇文章发表后引起积极的讨论,很多人都向我询问了关于lofter知识共享协议的相关问题。


这里我要再次强调地说一下。




1. 每次我们用电脑端发文章时,左下角可以选择的那个就是【LOFTER知识共享协议】


如图:








2. 关于这六个协议,官方有明确说明,见:http://www.lofter.com/CreativeCommons







3. 其中第一条,如下图,很详细地说明了在lofter平台内最高级的版权保护协议内容。


从内容中不难看出,官方的意思是:即使是最严格的版权保护,别人依旧可以不经原作者同意,下载并二次发布他人原创作品,唯一对原作者的保障只有系统自带的署名和原文链接。


而这不管从哪个意义上说,都仍然是“非授权转载”。





4. 经实测,这六条共享协议并没有从技术层面对作者产生实际意义的保护。


说直白一点就是单纯好看。


即使是明确说明“该他人不能对作品做出任何形式修改”的【署名-非商业使用-禁止演绎 (by-nc-nd)】协议,依旧可以非常轻松地进行转载并对原文进行随意修改(不相信的可以自己去试一试)




我不知道可修改这件事是不是官方的bug,我只知道,即使是修复了这个bug,让转载变得无法修改原文,一键转载是无授权行为的实质依旧是不会改变的。


官方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就是允许非授权转载。


这也是作者们这么多年来屡次向官方要求下放授权不被理睬的原因。


评论里有人说“所以说这么多就是把一键转载的权限下发给po主就能解决的事?”


没错,就是这样,但官方态度已经很明确了,是靠不住的,是不能指望的。作者们与LOFTER的沟通交流甚至是投诉建议已经断断续续地闹了好些年头,不是没有尝试过让官方改进,是官方已经明确了态度。


所以我罗里吧嗦写这么多不是为了让官方如何如何,而是只能转而诉诸于各位用户的自觉性,希望大家了解一键转载的实质,并谨慎使用。


谢谢。






--------------------------------------------------------------------------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我们反对的不是“一键转载”,而是“强制无差别、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的霸王条款。




2013年我被朋友拉去开了网易轻博客,那时候LOFTER还不叫乐乎,只是个刚刚开始吸引创作者的博客平台。


记得当时LOFTER标榜的就是致力于保护每一个创作者的权益,哪怕是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都可以在这里拥有一片自己的园地。可以给每篇作品设定不同的产权标识,还可以添加作品保护。这在当时是非常让作者们惊喜的。


然在使用过程中,一些问题渐渐地暴露了出来,其中让我感到最苦恼的就是LOFTER的一键转载功能。


(早期叫“一键转载”,后来改叫“转载到我的主页”)




这个功能在读者和作者群里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响,甚至在作者群体内也有不同的声音。


有人认为,文章能够被“一键转载”是读者所给予的最高的褒奖。这一点我不否认,毕竟能够被转载到主页上,应该是非常喜欢了。而且转载文章可以再给文章加一个点的热度,即小红心+小蓝手+转载=3点热度。因此很多读者会用这种方式对作者表达爱意。




但是这个功能给作者权益带来的侵害可能远大于爱意。




首先说说“一键转载”这个功能的实质。


其实就是【复制+二次发布+附上原文出处】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实质上是【无授权】的。


(“一键转载”把这个行为简化为一键完成,大大方便了这种无授权行为的发生,在某种程度上带有鼓励的意味)




很多人以为,转载时系统自动带上原地址就算是“授权”了,我认为这是有歧义的。


“授权”意味着“经过原作者同意”,而Lofter的一键转载,根本不需要经过作者同意。






“一键转载”这个功能从根本上说,等同于“在lofter平台内,所有作者强制、无差别开放转载授权”的霸王条款。




那么,这个霸王条款存在哪些隐患呢?


(这里主要阐述切实伤害到作者权益的部分,至于某些用户自己不产出,主要靠转载来蹭活跃度造成原作者不快的这类影响,暂不讨论)




· 首先,“一键转载”是无法关闭的。完全无视作者的意愿。同时也对文章的性质不加任何分类,全面强制开放授权,而并不是所有文章都适合被转载。


一些文章,我认为是比较合适开放转载授权的,例如教程贴、干货贴、资源帖等。本身作者写这些出来就是为了能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看到。其中资源整合、资料文献整理的文章,也不能算是发布者的原创作品,因而这类文章被转载我认为是合适的。又或者是玩接龙、拼文的太太,在小群体内互相开放转载也是完全OK的(这种可以视为作者已授权)


但还有一些比较私密的创作,例如小范围内分享的兴趣爱好,随笔的心情日记,或是送给某个朋友的贺文一类,被转载出去着实叫人感觉有些微妙了。




· 其次,“一键转载”到别人的主页时,虽然系统会自动带上原地址,但转载人是可以在原文里进行修改的,且毫无难度(被转载走的文章并不是生成了图片,或是不可修改的文件,而是单纯的文字档)。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在转载别人文章时随意增减内容,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依旧像是我转载了原文的样子。而原作者对此无能为力,甚至毫不知情,毕竟没有人会去逐个检查别人转载时有没有修改。


虽然我相信大部分读者转载时的动机都是单纯的,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但由于同人圈人际关系复杂,很难保证不会有人钻这个空子,反过来对原作者造成伤害。毕竟往饼干里夹针、寄刀片这种事都会发生,更不要说篡改原文了。(这里可能有人认为我是杞人忧天夸大其词,这里举一个实例,之前我公开怼某雷文平台的时候,有人私信跟我反映,有些人为了挂对家的太太,不惜修改、拼接太太的文,甚至直接给太太的清水文加了一段肉。讲真这世界上神经病可能远多于你的想象。)




· 第三,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问题:就是当一篇文章被转载走之后,实际上它的管理权就已经不在原作者手中了。它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微博的转发,实则是不折不扣的“二次发布” 。原文的重新编辑、修改或是删除,都不会影响到被转载走的文章,也正是因为这一特点,很多读者喜欢用转载的方式存文。


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虽然大家都不希望自己关注的作者删除文章,但归根结底,作者是有权利删除(或修改)自己所写的文章的,也有权利不让自己的作品再在网上出现。而“一键转载”这个功能无疑是直接明目张胆地剥夺了这个权利。




那么就有人要问了,如果我非常喜欢某一篇作品,又担心原作者删除,想永久保存怎么办?


红心点太多,想看某篇文的时候找不到怎么办?


这里我提供两个比较好的方案:


①右键复制黏贴到自己电脑里的txt文档(并在任何情况下不进行公开、分享)


②如果嫌自己做txt太麻烦,也可以在“一键转载”时选择“仅自己可见”(且永远不进行公开)


总结来说,只要不形成“二次发布”的客观事实,自己收藏起来想怎么看都可以。


(PS:这里指的“都可以”是从保护作者权益的角度,单纯私人收藏是不侵害原作者权益的。不代表所有作者都喜欢被人转载到“仅自己可见”,因为即使是转载为“仅自己可见”,作者仍然会受到转载的提示。有一些作者甚至也不喜欢被人复制粘贴到txt。但这些都只是作者私人情感的层面,不做讨论,读者如果足够尊重原作者的感受,也可以多询问下作者的意向)




现在我不仅把禁止无权转载直接写在lofter的个人简介上,而且连每一篇更新的最后都会写标明禁止转载的注意事项。


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杜绝被转载的现象。只能靠大家自觉。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向LOFTER提过建议、发过邮件、私信,在微博上也艾特过,希望能更改成每篇文章单独设置是否开放授权,但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当然我并不是要指责这些转载的人,他们大多是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也没有看到我写的声明。其中一些还特地写过私信来跟我道歉说明,非常感谢这些读者朋友的理解。


但有时候打开lofter通知,看到文章又被转载,真的非常破坏心情,也非常消磨写作的热情。




希望看到这里的朋友能够谨慎使用“一键转载”,使用前多看一眼作者有没有相关说明,如果作者没有禁止转载或者欢迎转载,我认为是可以转载的。


但如果作者明确表示不希望转载,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作者的心情。




再次感谢大家,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朋友。


也感谢大家这些年在LOFTER送给我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有你们的鼓励支持,才有不断创作的我。


愿未来长久相伴。






PS:最后说一句,本篇文章单独开放转载授权。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copyright©2013-2017.SALT-SHAKER.All Rights Reserved



噗哈哈哈哈哈什么鬼哈哈哈哈哈

【南北组】此兽非彼受(1)

*是的你没看错,我又开新坑了.

*严重ooc有,慎入.

关于职业的具体描写可能不严谨,欢迎提出意见.

正值春夏之交,午后的阳光不会过分灼热,亦不会让人察觉不到.晒在身上,暖洋洋的.

冷清的宠物店里安安静静,显然小动物们都有着午睡的好习惯.

靠近门边的柜台上,一只骨节分明而修长的手正做着与它的气质十分不符的事情——顺猫毛.

手的主人有着满头的棕发,头发被编成一个麻花辫,耷拉在身后,她枕着自己的另一条手臂,似乎睡的香甜.

那只有着罕见黄绿毛的猫发出了一阵舒服的呼噜噜声,接着“噌”的窜回了自己正对着阳光的暖绒绒的小窝,幸福的打起了盹.

柜台旁的棕发女子似乎是感应到了手上触感的消失,费力的抬起头,不出所料的看见了在窝里蜷成一团的猫.

在挣扎了片刻之后,她还是打消了走出柜台抱猫的念头,低头继续睡.

可惜,她注定是睡不着了.

玻璃门忽地被推开,挂在门口的风铃叮当作响.

“请问,有人吗?”

伴随着清脆风铃声的,是一个软糯的女声.

棕发女子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了几分,才抬起头来,露出一个职业化的微笑.

“您好,我是乐正绫,请问有什么能帮助您的吗?”

她嘴上说着标准化的语句,一边细细打量起了来者.

面前的女孩子也就二十多岁,灰色的头发扎成两股披在身前,头上顶着个奇怪的“∞”发型,样貌倒是精致的很.

“你好,我叫洛天依,我家的狗受伤了,能帮我看一下吗?”

女孩开了口,乐正绫这才回过神来,赶忙点了点头.

她不说还好,这一说,乐正绫才发现,原来她身后就有一条大狗,目测萨摩耶,有着奇特的蓝白毛.

乐正绫从柜台后走了出来,蹲下身,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却也没发现什么毛病.

疑惑的站起身,乐正绫问道:

“它哪受伤了?”

“好像是尾椎哪里,一整天都耷拉着,刚刚看似乎还有点血.”

乐正绫闻言小心翼翼的走到大狗的身后,将尾巴提了起来,正要看,却没想到狗“嗷”的一下窜了出去,还顺带打翻了鱼缸.

“那个,我忘了跟你说,我们家天钿很怕生的.”

洛天依在一旁慢半拍的解释道,面无表情,全然没有看见身旁乐正绫脸上挂着的黑线.

好在洛天依还算是有点良心,帮着乐正绫把鱼捡了回去,顺带支付了劳工费.

在洛天依的帮助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乐正绫总算是检查完了伤口,她看着伤口,皱眉道:

“你家狗怎么了?伤口这么深.”

洛天依依旧是那副面瘫脸,只是眉头也稍稍有些皱了.

“这不用你管.”

乐正绫扭头看了洛天依一眼,没再多问.

“好吧,那先来缝个针吧.”

说着便吃力的抱起天钿,将它扛进了手术室.

【南北组】嗷!狐妖驾到(完)

十八章

仅仅是一瞬,乐正绫的眼眸又回归了深不见底的漆黑,且杀意更甚.

一道黑白色的身影挡到了乐正绫身前,乐正绫见状皱起了眉头.

“让开.”

“绫绫,你…”

“我让你让开.”

“小绫,你听我说…”

“我叫你让开啊!”

“乐正绫!”

伴随着怒吼的,是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乐正绫感到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感.

乐正绫不可置信的捂住脸,颤抖着看向乐正龙牙.

“…你打我?”

“是,我打你,因为我是你哥!”

乐正龙牙一步上前,揪住乐正绫的衣领,第一次如此咬牙切齿的对自己的妹妹.

“乐正绫!你给我冷静一点!天依它还没有死!”

瞬间,乐正绫的表情就怔住了,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天依她…没有死?!”

乐正龙牙几近嘶吼的喊出了声,

“对!所以快救她,趁还来得及!”

“可她不是已经…”

没了气息.

乐正绫的话语还未说出口,就被已经快要抓狂的乐正龙牙一把抢去了怀中的狐狸,又被后面不知何时冒出来的墨清弦一记手刀给砍晕了.

啊…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这是乐正绫在晕倒前,想的最后一句话.

后来发生的事,她就不知道了.

再醒来时,引入眼席的,便是一只灰毛.

乐正绫动动干涩的嘴唇,勾起一丝微笑.

“天依,娘子.”

回答她的,是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

“嗯,相公,我在.”

乐正绫吃力的撑起身子,将洛天依拥入怀中.

这次,再也不要分开了.

恢复了情绪,乐正绫开始疑惑起整件事情的起末.

面带微笑的乐正龙牙走进病房,解释清了一切.

千年前,人类其实就已经有了要与妖族和平共处的理念,首先发起的便是乐正一氏与狐妖皇族的联姻,分别由当时乐正一族族长与狐妖公主的结合以及狐妖皇迎娶一位乐正氏的女子开始.

本来一切都很好,人类世界与妖族眼看就可以融合,然而总有那么几个老顽固,就像洛天依的奶奶,当时狐妖皇的母亲,也是当时狐族长老.

她拒绝承认两族联姻和洛天依的存在,秘密策划了一次刺杀,杀死了当时的乐正族长,并将当时已有身孕的狐族公主接回了狐族.

这下惹恼了乐正一氏,联合几个赫赫有名的阴阳师家族,对狐妖一族宣战.

那一年,洛天依三岁.

战争的最后是两败俱伤,乐正一氏虽夺回了自家的血脉却死伤惨重,狐妖一族更是死的死,逃的逃.

“再加上五十年前的那场巨变,让原本就大不如前的狐妖一族地位一落千丈,于是他们便理所应当的将错推到了乐正家身上.”

乐正龙牙润了润嗓子,正准备再开口,却被洛天依抢了先.

“其实,我在十年前就醒了.奶…长老她,训练我的魅惑之术,目的是要诱惑你,让乐正氏彻底无后.可谁知我竟真的对相公你动了情,于是长老就抹去了你的记忆,让我回去受罚.当然我毕竟是她的亲孙女,她是不可能对我下杀手的,所以当时我只是进入了一种假死状态.当时要攻向你的,也只是消除记忆的法术罢了.

乐正绫眨眨眼,又道,

“这么说来…我身体上的变异和天依的容貌不变也和血脉有关喽?说来哥你是怎么知道天依当时是进入假死态的啊?”

乐正龙牙不置可否,继续微笑着说,

“是的,其实那之后每个乐正族人都会有这种状况,当情绪特别激动时会有强大的力量,但情绪也会一发不可收拾.至于第二个问题嘛…”

乐正龙牙一闪身,又进来一个人,正是他们的老爹,乐正戊.

“其实是因为当时的狐族公主留给乐正一族一样东西,是关于她们狐族的各种法术的介绍,所以爹才能认出来,让我去救你.”

乐正绫诡异的看向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出现过的爹,心里长抒了口气,想着终于不用再打工的时候,她爹开口了.

“龙牙,小绫啊,其实,这只是我的一个投影而已.我人不在这.所以,你们还是自力更生吧.”

说完,他就消失了.

留下满头黑线的众人.

“啊,说来我们家的破产…”

“哦,那倒真是爹的错,他在谈生意时添错了价位…”

“…………”

我还能怎么办?!有这么一个爹我也很绝望啊?!!

那一刻,乐正绫内心如是说.

三年后

“乐正龙牙,你愿意娶墨清弦为妻吗?”

“我愿意!”

“墨清弦,你愿意嫁乐正龙牙为夫吗?”

“我愿意!”

“好的,让我们祝福这对新人!”

台上,一紫一黑白的两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台下,一棕一灰两人感动的热泪盈眶.

“不容易啊不容易啊,清弦姐她终于抱得…呸,是我哥他终于抱得美人归了啊哈哈.”

“嗯,虽然婚礼钻戒什么的钱都是清弦姐出的…”

“哎呀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嘛,话说天依,你打算,什么时候与相公我成亲呢?”

洛天依望着近在咫尺的红色眸子,好看的绿色眼睛迷成了一条缝.

她凑上乐正绫的耳畔,用极低的声音说了句,

“今夜,相公你,意下如何?”

-end.

完结感言(也就是废话

我的妈我竟然真的完结这个系列啦哈哈哈哈哈哈!!!

身为一名拖延症晚期这真是个奇迹!!!

顺便放心吧不会有车番外的(和善的微笑

ps.最后在乐正兄妹的不懈努力下乐正集团终于恢复了财力.

话说好像要到50粉了呢(还早啊你,有没有要点梗的小伙伴啊?(并不知道能不能码出来…

绫绫生快嗷嗷嗷!(赶上末班车

p1摸鱼兽医绫

p2深夜书店听后感(没有后续

p3促销(别信